油漆是很奇妙的一件事,
因為在畫的時候我一開始就是沾很多了隨便亂畫大筆刷,
然後把自己的衣服,真的搞得滿身就是都是塗鴉濺出來的,
跟小孩畫畫一樣很開心,
那時候我就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麽有人可以完全不濺出來,
整整齊齊的。
因為我很隨意刷、很大剌剌的畫,
我還把木頭都拼起來,然後就會畫大幅畫!
之後再把剩下那些空的地方填滿,就完成好幾片!
不過太隨意,
發現濺太遠就把墊的木板墊更大片,
但是永遠不夠,因為不擔心就刷更隨意,
結果永遠都會濺出去,
但是,我還是懂了一些事:
畢卡索曾經說過「或許我小時候就可以畫得跟拉斐爾大師一樣好,但是我卻花了一輩子的時間學習跟小孩一樣作畫。」
小的時候我以為我永遠都不會看得懂畢卡索的畫,
永遠都不會了解他在想什麽?
我永遠都不會覺得他的畫是好畫,
那時我卻突然能理解了。

後來又發生了一些事,
關於洗碗的小事,
與法國女生跟韓國女生,習慣的不同。
心理壓力逼我不得不講話了。
(此時都已經相處快要一個月了…)
跑去找韓國女生聊天,
講了些事,她的觀點、她會怎麼做呢…很受用,真的!
You don't need try cook, but you need try talk!

不知道怎麽的之後兩三天就心情沈靜下來了,雖然睡得不很好,應該是腦袋在消化吧。

然後昨天再漆才發現說,之前真就是冷靜不下來,
昨天她也在漆,漆她新做好的椅子…
(之前她一個早上3小時超快速做好一張大桌子,從量、畫、裁、釘…)

的確冷靜下來再慢慢漆的時候,就,真的其實是可以靜下來慢慢漆不見得比較慢,
可是,那時候感覺就是回到小孩的時候。
或許,這就是長大!
是的,重新長大,
然後,我可以選擇,
有些時候,我就是要當小孩!

昨晚又去問她時間管理,
其實兩件事沒關聯,只是正好想到,
因為我下午在發呆@@
聊到做東西,
她反問我第一是什麼?
「呃?藍圖結構?」
第一是目的
然後知道寬高、之後量測、接著所有工具、木材都有,自己拿、鋸。

沒料到我今天就用上了…
不過相較於她超效率、
所有事情都組織性,
我還是看見我追求的不同,
因為以往我總是選擇做必須做的事,卻永遠做不完,
然而,我卻喜歡說走就走的隨性。
不過,我會問她,
就表示那也是我的嚮往之一,
我需要做事有效率來換取更多時間發呆…!

在銀行工作四年,Accurate and fast,
這是她給我的答案!
題外話…她打字真的超級快的@@…!我整個傻眼!

另外,我為自己的軟鍵盤做了個底,
鋸鋸木頭、釘釘好!廢棄木頭的缺口位置正好沒按鍵,超合適!
這下就硬了!開心~






創作者介紹

Chaneswin's blog & dreams -- 查納斯文.小查的白日夢

Chanesw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