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了很久我才了解自己是個怎樣的人,我低調、並且不閃耀。

  如果一個人受許多人景仰,卻與自己毫無相似之處可言,我們只會點點頭承認他很厲害,這項事實可能會不在心中造成任何漣漪就過去了。但當這個人明明與自己有些相似,卻立足於好像不可攀的高處時,我們認為這才是成功,內心的崇拜便油然而生,轉為憧憬。我們都不懂,會站在不同地方,其實是種必然,因為真有著決定性的差異。

  我低調、旁觀,並且不閃耀。

  夏寧低調、勇於各式嘗試,並且閃耀。

  我是看著背影而佇立不前的人;她則是大步踏向前的人。

  原來我會受她吸引是因為她的低調,我會望而卻步則是因為她的閃耀。我想我們所看著的目標本就不同,或許價值觀、生活的意義都不同,分道揚鑣一點都不令人奇怪。事實上說分道揚鑣根本太過誇張,要說我們只是生存空間曾經交錯還更為貼切。

  只是有一天,在我遺忘她很久很久以後,我突然想起她,突然想見她一面。到她所在的地方見她一面,看看這次她又會帶著我奔馳到哪兒去。

  於是我,跨大步伐往前衝去。
創作者介紹

Chaneswin's blog & dreams -- 查納斯文.小查的白日夢

Chanesw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