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久不見,有天夏寧突然約了我出去打撞球,14-1。

  由於我腦中浮現的夏寧第一形象是「優等生」,光是約打撞球就已經讓我有些錯愕,想不到見面時更讓我整個愣掉!她穿著紅色火焰圖樣的白色皮夾克,一套的全罩安全帽,騎著超重型機車出現,簡直是個賽車手架勢嘛!最後一次見面時的短髮早已留長及腰,我一時目瞪口呆說不出話心裡則是只有「帥氣」二字浮現。

  「上車!」我沒回神就聽話的上了車。

  來不及想到要扶,她就一催油,我人立刻貼到靠背上。驚醒了,這才彎身前傾抱住她,騎這麼快,我想這樣應該最能降低風阻吧……

  我的腦袋裡頭亂糟糟的,雖然她這個人低調得很,可這麼豪氣我又好像不訝異……大概是因為她老是在換形象吧。成績總是名列前茅的優等生、參加朗讀比賽、跳熱舞、表演手語、組隊參加網頁比賽,印象中好像每個都有得名吧。又會彈鋼琴、演戲也頗逼真入戲,真是動靜皆宜、文武兼備,我還能說些什麼呢?

  看過她的帥氣有勁、看過她的典雅氣質,卻也看過她的家居平凡與發脾氣,有時我還真不了解,她明明這麼低調,怎麼有辦法能有這麼多面向呢?但反正憑我的腦袋是怎麼樣也想不透的,乾脆就別想了吧!總之現實就是「她很低調但很閃耀!」噢!我想到了,大概低調不等於單調吧,不然幹嘛要分成兩個不同的形容詞嘛!我看見她的世界對我而言總是繽紛的,繽紛、耀眼。

  那天我們打到她睏了,我卻怎麼也翻不了盤。我這個每兩三球就母球洗袋一次的遜咖是要怎麼跟最高記錄連打進15球(她自己說的)的人比啊?這人怎麼深藏不露這麼多絕技呀我的天。

  後來,我們失聯了,該說因為我不再聯絡比較恰當,老實講我和她並不怎麼熟,我們認識,但不是夥伴。一起的時候我會努力想找話題,卻總是詞窮。要怎樣約她才不突兀?我沒有答案,於是始終未曾開口約她。


  「妳很喜歡她吧?」

  「這麼說好像我是同性戀。」

  「我覺得妳是啊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打死我也不承認這種感情就是喜歡。別鬧了。


  聽說夏寧出國了,而我不知不覺已忘了這個人……

創作者介紹

Chaneswin's blog & dreams -- 查納斯文.小查的白日夢

Chanesw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